lsy_ll

”十一“的人们

假期将至,人们在这三天或七天的假期里似乎没什么计划,却也似乎有了计划。虽然,会有很多甜蜜,也会有许多辛酸。但是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十一,有回家的人们总是痛苦却甜蜜着,无他,回家实在太难。各大车站,各路公交地铁,都是人满为患,有着密集恐惧症的人肯定会疯狂的。是了,有车的人们更是难过,也别提,实在是高速公路不再是姓高的,而是姓塞的。你能想象的或者你早已亲身体会过,车爬行的速度可说比蜗牛还慢,只是体积稍庞大了些,可谓是巨型的蜗牛。当人们花了比往常多几倍几十倍的时间终于回到家了,总会把行李扔在一旁将自己扔在沙发里,感叹一声:妈呀,我终于回到家了。家人也终于放心了,开始张罗着饭菜招呼回到家的孩子们别饿着啦。在饭桌上,谈着自己的回家的艰辛历程,见证假期的塞车“大景观”。不回家的人们,则在他或她待着的那一隅看着各大地区塞车的新闻报导,偶尔幸灾乐祸,打个电话回家交代声不回家,然后就招呼着小伙伴们准备出游的事,虽然,已有心理准备,人,会很多很多。可往往,只有去到了那,才能切身体会到人多的感受。这些,就不在玩之切的预料下了。

30号下午,我也坐上班车回家去了,周边都是提着大袋小袋踏上回家旅程的人们,脸上大都都是无奈,太多人了,任谁也是不喜欢挤的。当然,除了扒手,人多的地方乃是他们的大爱,肥羊,伸伸手就到手了,能不爱么?这时,我们可亲的警察叔叔们就不得不加班加点还得全神贯注地,盯着,探寻着。车开着,在庆幸着旅途顺畅的时候,悲剧了,前面都是车,龟速地爬行着。自问:是不是开心太早了?报应也太快了吧?不待这样整人的啊……哀嚎着,车速还是一样,有时甚至动都不能动。好吧,我忍。打开音乐,听着,给自己催眠,很快就不塞了,很快就不塞了。司机烦了,怒了,抱怨了,也没法,也只得耐着性子等着。要不然还能怎样呢?看向车窗,我的乖乖,别啊,看不到尽头,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啊?后面的人电话响了:“塞车了,塞得很严重,可能要很晚才到”。然后接着:“你那边有塞吗?有多严重?啊,真幸运!”很明显,那边的那个人还没遇到塞车。不知,那人接了多少个电话,总之还是在塞。家里人打电话过来了,问道:“快到车站了吧?”“额,没有,塞着车。”无奈啊!“额,平安就好,很快的了。”挂掉,又陷入漫无边际的等待中。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开到了回家的那条高速公路了,那边真没车,也就偶尔有那么一两辆飞啸而过,所以,终于顺畅了,心情也好了。看着窗外,对面在雨幕中,原来家那边下大雨了,有些人忧心忡忡,接电话打电话不停,整个车厢热闹了。

到了,到车站了,一下车,拦了辆摩的,到另一个站点。一上到公路,好吧,又塞了,真无语。都忘了那是县中心,不塞才怪。也幸得摩的较轻便,很多小车被困在那条道上,而摩的,早已经过那些小道,在人群中穿梭,是有点惊了。在车上,就跟司机调侃着:那些开小车的人肯定对我们羡慕嫉妒恨。看,我们都走了那么远,他们还在慢慢移动着。嘿嘿。司机也说了:在这里算好的了。我有个朋友在广州,那里禁摩,他就买了部小车。可是呢,广州实在人多车多,光是花在塞车的时间上也是不可数的,还是怀念开摩托车的日子啊。的确,广州的交通更令人忧心。当然,在回去的路途上,也遇上了好几个车祸,略忧伤。

到家了。将行李扔在一旁,陪着爸妈聊起天来,也等待着妹妹们到家。

十一终于到了。家里的成员都到家了,除了哥哥。隔壁亲戚家的也回来了好多人。一大早,就能听到小孩的嘻戏声,大人们的谈笑声,偶尔管教管教小孩,整个庭院,都充满着欢喜,热闹至极。不过,外面的那些做小买卖的人们,还是依旧在继续着他们的工作。凌晨三四点清洁工就开始打扫着街道清理着垃圾,六七点,卖早餐的依旧在那等待着顾客的到来,市场里,卖猪肉牛肉的,卖鱼的,卖生禽的,卖各类青菜的,已各司其职,在等待着。各个家里的人们早已有人早早地出去,挑选着新鲜的蔬菜和肉类,放到篮子里,手里抓着一只新鲜的鸡啊鸭啊鹅的,为家里添菜。完了,再去批发店那里抬着一箱或者一大瓶的饮料回家。无疑,这是一个盛宴的开始。不过,我们那边的人一般都不会去酒店那吃的,实在是没家里的好吃啊。去酒店吃的大多是来旅游或工作的在这里歇脚的。不过,这个小镇依旧透着一丝安静。热闹的是家里。当然,除去大年初四,那是万人空巷的盛况啊,暂此不提。家里,隔壁的,喊着自家的儿女回来吃饭,喧闹声,欢笑声,似乎停不下来。老妈催促着妹妹打电话给哥哥,问道:是今天回还是明天回啊?她不敢问回不回啊,而是选了个日期。因为她希望哥哥会回来,并说道:家里煮了好多吃的,还有鹅肉呢,焖得很香哦。不过,很可惜,自始至终,哥哥都没回来。或许,这是妈妈的遗憾,难得我们都回来了,就差一个了。或许各家也在期盼着家里还未归来的孩子早点归来吧,在家吃顿好的,喝上碗精心熬制的汤也是好的。同学们也在家里享受着那份温情。而那些没回家的人们,有些仍坚守在岗位上,如警察,清洁工,饭店的厨师服务员等等,还有广播人员主持人们,在为我们的茶余饭后添点娱乐。有些,则去旅游观光了,和自己的小伙伴们在各地留下自己的足迹,虽然,人还是那么的多。可是,喜悦依然充满着心中,让灵魂释放在自然中。

在这一天,很多商店超市都弄起了促销活动,打几折的,买一送一的,应有尽有。人们翻翻自己的钱包,看着里面的人民币,终于,挤进了购物大潮的行列中。当从人群中挤出来时,手里提着一大袋两大袋几大袋,满脸的笑意;再翻翻钱包,瘪了。回到家,看着自己所买的东西,发觉,其实好多都是不需要的,或者是已经有了的。无奈,要么压箱底,要么转手送给别人了。感觉:这个假期就不好了。可是,到了第二天,依旧兴高采烈挤进了购物大潮的行列中。而家人,朋友,只能在旁边傻瞪着眼,笑笑也就过去了。

各大电影院,都在推出最新的电影,欢迎着人们的假期的来临。朋友们,相约,手里拿着杯饮料和爆米花走进了电影院,坐在位置上边吃着边看着电影,享受着大银幕的世界。身边,有朋友们相伴着,并不孤单。也更有甚者,全家大小出动,享受着那温馨的一刻。情侣们更是打得火热。

各大KTV,也是人满为患的。人们走进去弄了个厢房,打开屏幕拿起麦嘶吼起来。若是有配自助餐的KTV,更是受欢迎。有些人不停地往嘴里送着食物,而有些人则霸占着麦不停地嘶吼,似乎要将满腔的热情都喧泄出来。灌着酒,一起high起来,似乎,生活本来就该这样。

10月2号,很凑巧,是中国的重阳节,也是中国的老人节,渐渐地,也就变成了父母节。中央电视台在这一天的中午十二点至晚上的十点直播了《九九艳阳天》,那一天,妈妈就守在电视机前看着这个节目,我也跟着妈妈看。我想,在电视机前,也有很多父子母女看着这个温馨的节目吧。毕竟,陪伴父母的时间真的不多了。不知在哪里看到:当你长大了他们还在身边,当你有能力报答他们了他们还在身边,这是一种幸福。父母都老了,老的令人心酸,自己还是有那么点不懂事。一天,不知不觉就过去了,妈妈也忙着家务了。相对无言,却也感到内心的安静以及温暖。那一天,庭院依旧热闹,小孩子们玩得更起劲了,也有更多的小伙伴们参与到其中了,当然,都是亲戚,只是不大常在这里。大人们则在旁边看着孩子耍完,笑着看他们的天真,谈论着家常事。阳光也渐渐地落幕,一大片橙红色笼罩了天空,美得瞩目。

10月3号,人们陆陆续续地去工作或者上学了。家里的人就忙着买大堆的水果以及好吃的装裹在他们的行李中,短暂的快乐就这样被现实打断了,剩余的不舍缠绕着空气。车又热闹起来了,大大小小的车呼啸而过,提着行李等着车的到来,家人就在旁边相伴着,相顾无言。车到了,人们提着行李上去,留下一个人,在那看着,默默祝愿一路顺风。庭院的孩子少了些,有的跟着父母去了他们工作的地方。但是,孩子们依旧玩的开心。其实,孩子要开心,真的很简单。家里爸妈都工作去了,妹妹去学校了,突然的静寂真的不习惯。在别的家庭,也是这样的吧,尤其是那些年迈的人们,更是会伤心的吧。

不知是什么时候看到的新闻,警察们形成一堵人墙在维护着交通的顺畅保卫着人们的生命安全。客运服务员们在站中热线中为旅客们解答疑难售票指引路线。景区工作人员们则带领着他们的游客游览讲解景点。医务工作者们则在医院或者是临时设置的诊疗点为病人们治疗抢救。媒体人员则依旧在他们的岗位上为人民传递最新的消息。类似他们的还有不止千千万,他们,在人们享受假期的时候,依旧坚守岗位,为人们服务。而这份坚持,并不是只有一次或者两次,而是无数次。也看到一组图片,各大景点都是人,摩肩接踵的,抱怨的声音起伏不断,继续看着图片,人,人,人,除了人还是人,景点都被人们给淹没了,然后,一个在家里的人坐在马桶上看着报纸,享受至极。这不就是这个国庆假期的真实写照么?

10月4号,大多数人回到他们的岗位上了,但是景点依旧那么多人。但是,景点人员也松了那么口气。但是,可苦了那些享受完假期的人们了,“假期综合症”在这一天就明显了,人们的工作效率以及学习效率也相对降低了,疲倦似乎充满着全身,干啥都不带劲。不过,我以及我的小伙伴们依旧在享受假期。这天下午,跑到顶楼阳台,看着这个小镇,橙黄的灯光已亮起,似乎为这个小镇更添了一份温馨。街道安静了很多,偶尔有那么一辆车经过,一两个路人走过;守在小摊前的人们昏昏欲睡,似乎一天的守候已让他们疲倦。看着不远处的校园,有些年轻人在那里打着篮球,一些老年人或者中年人带着小孩子围着操场散着步。这间校园,因假日而安静了,但是也会有人们去到这里散步运动,这里的环境其实还是不错的。应该说是这个小镇的环境还不错。我记得,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,有一个广场,依旧有篮球场羽毛球场以及乒乓球场,更有一个舞台。我知道,一到了傍晚,一些大妈就开始在那里跳着广场舞。其实那里更是热闹的。不过我都不去那,知道是知道,可是却也没看过,实在有点可惜。那时的月亮很漂亮,皎白得高挂着天空。那时,天分成两半,一半是以月光为主的白色的,一半则是以夕阳残留的昏黄映照着。我不知,在这时,会有多少人趴在阳台上静静地享受着这份静谧呢?我只知道,那是种享受。庭院的小孩子依旧在嬉闹,伯母也带着小孩从校园慢慢走来。

10月5号,假期正在慢慢地走向结束。另一个妹妹在赶着作业。这时,很久未见的外甥外甥女过来了。因为今天是大伯母出院的日子。他们家的子女几乎都回来了,在叙着旧。看着曾经叫我小姨的小屁孩小女孩如今已长成了大帅哥大美女了,而且都比我高,有点郁闷,还好意思让他们叫我阿姨?他们估计也不愿叫的了,本来就没差几岁。当然,在有必要的时候还是要这样的。人,总是在回来离去之间徘徊。当夜,他们就离开了,回家去了。也没怎么叙旧,因为陌生了。

10月6号,还在享受假期的人们开始感叹时间过得太快了,似乎还未享受完就要离开温馨的家庭去工作亦或是学校。在父母的叮嘱下开始收拾着行囊,唠叨着在那边要保重好身体,要准时吃饭,早点休息等等,生怕孩子们在那边受委屈以及不能照顾好自己。更多的人们更加频繁地邀着好友相聚,为这个假期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。当然,也有选择陪伴父母的。

10月7号,人们背上了行囊离开了家乡。不回头,坚定地走下去。用力地告别,期待着下次的回归。父母,依旧在那里等着,亘古不变。我记得,到了广州的车站去搭地铁,出口与入口处都挤满了人,顺着人潮缓缓地移动着。实在太多人了,人们的心中多少有些不快。而那里也有着工作人员,在维持着秩序,很辛苦。搭上公交,车上的人大都随身带着行李,人,依旧多的,但脸上多是满足。到了校园,人们穿梭在校道上,成群结伴,笑着闹着,似乎,生活依旧如此。保安们依旧在岗位上看着人来人往,车来车去。饭堂的叔叔阿姨们依旧在那里为教师学生们准备着饭菜。一个假期,似乎过去了;七天,似乎一切依旧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