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sy_ll

是你?不是你

“啊,你知道么,有个小妮子居然将刘梅给卖了,该死的!”随着这个暴怒的声音,“砰”的一声。一扇刷着红漆的铁门就这样被暴力地打开了。只见一个粗壮的,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像风般地闪进门里,一屁股坐在凳子上,操起茶壶就往嘴里灌,鼻孔还呼哧呼哧地喷着怒气,像暴龙一般。然而,他对面坐在上首的青年男子看似弱不禁风的,脸苍白地跟铺了好几层白粉的女人有得一拼,手里还夹着一根燃至一半的香烟,微蹙着眉头看着跟前的男人。“什么事?如此大惊小怪的。”“天启,来来来,我跟你说说,那日,刘梅拐了个小姑娘准备去卖的,好不容易找了个卖家,可惜不知怎地就被她发现了,那小妮子也是个有能耐的,居然跟刘梅说她还有好几个姐妹,也想找工作的。那刘梅贪心啊,就让那小妮子带她们来。可是呢,那小妮子出去后找到了一个独眼的,将刘梅卖给了他。啊,谁知那独眼的也是个人贩子,将刘梅强奸了再转手卖给了一个光棍。哈,你看,那刘梅还真是赔了自个又没赚到。最坑的是那小妮子逃出去还报了警,他们都被送入监狱报了警了。”“我看你还是蛮高兴的,怎么刚才那么愤怒?”“唉,还不是怪我那个婆娘,她跟刘梅是城里姑娘说的那种闺蜜。听闻她出事,就将我臭骂一顿,还让我将她救出来。”“呵,都说了,女人嘛,就是个麻烦。那你现在打算怎样?”“老子现在就烦这个,他妈的,那婆娘打不得又骂不得,如果我不去救那女人,那婆娘又得闹了,谁受得了啊!”“鉄强,这有什么麻烦的,那局里还不是有我们的人么?拿点钱去打点下就好了,找个人搪塞过去也是好的。”“佚宇,有那么简单就好了,现在可是上了法庭判了官司的。艹,老子就没碰过这种事,那女人,那么蠢,还让救,哼哼!”“刚才不是说了吗,找个人在监狱里顶就好了。不会惊动上面的。”“佚宇,这些可就得靠你啦。”佚宇依旧坐在那,吸着烟,眉头似乎放松了点。鉄强见事情解决了,就说到:“佚宇,去天上人间么?我请你去潇洒一回,美女,美酒,都在等着你呢。”鉄强微舔着唇,露出一副淫邪的模样,继续说到:“上次尝了个妞,味道不错。听老板说,这几天会有新货,味道更极品,啊,那真是个享受的地方。”佚宇熄掉了烟,抚了抚头发,说到:“不了,还是先将那件事搞定了再说吧,毕竟这种拖得越久就越不好,还要找个相似的人呢。啊,对了,把那小妮子的资料给我找来,哼,自作聪明的人,总是不该有好下场的。”“额,好的,大概明天就能拿给你。不过你真的不去么?这还真有点可惜。”鉄强见他这样叹息了一声,也就离开了。此去无话。

话说,刘慧自从逃出来后就惴惴不安,回到家中,在爸妈怀抱中哭诉着,她爸妈一听顿觉不安,连呼着要报警。警察接到案也即刻着手,迅速从刘梅描述中抓到了人,当然也有意外的收获,原来,那独眼的也是个人贩子,强奸了刘梅还卖给了个同村的光棍。那刘梅被糟蹋后卖给了光棍,那光棍也是个常年不见女人的,见到了刘梅那叫个饿狼扑食,把刘梅摧残的全身不见个好。刘梅心里恨呐,本来想赚钱的谁知把自己沦落到这个地步,她恨那光棍,那独眼,更恨得却是那小妞。在被抓的那刻,她已经盘算好了,反正刑期总是有限的,只要老娘一出来,我还不整死你个小妞的。上了法庭,刘梅被判十年有期徒刑,独眼被判18年,那个光棍也被判了两年。让人意外的是刘慧也被判刑了,被判刑三年。可是她父母怎么甘心:如果我女儿不是够聪明的话怎么能从狼窝出来,还怎么帮你们查案抓罪犯?你们倒好,反而还判她个三年有期徒刑。于是张罗着找了个律师重新上诉,幸亏那律师也是个有能的,从各种律法中找出证据证明刘慧是个无罪的。于是,在二审中,刘慧被无罪释放,自此回家去好好念书。然而,她怎么知道这事还没完,而她也即将陷入地狱中。

佚宇好不容易将刘梅救了出来,找了个要钱不要命的人去顶替,鉄强那个感激涕零啊,感叹他家婆娘终于安静了,买了好几瓶好酒孝敬佚宇。那刘梅见她闺蜜如此本事将她救出来,于是撺掇着她去设计对付刘慧。此事后提。话说,佚宇与鉄强谈话后的第二天,鉄强就拿着刘慧的身家资料给佚宇,里面的资料详细到她的祖宗三代,有木有男朋友,最爱做的事、最爱吃的东西。恩,若是平常人看了都让人担心以后自己是不是都没有隐私秘密可言了。佚宇仔细翻看着她的资料,唇角勾起一笑,“呵,她即将到XX大学读书呢,真好,我也去读读好了。”听了这句,鉄强打了个寒颤,猜测着佚宇打算怎样做?啊,那小妮子肯定逃不掉。可是,他干嘛要去那个小妮子的学校?莫非……谁也不知佚宇是谁,只知他黑白通吃。有的人猜测他是某位老大的私生子吧,否则怎么都不在人前出现的。鉄强不敢言语。两人无话,也无事,鉄强就回去了。

到了开学的前一天,刘慧打包了行李,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拒绝爸妈的陪同自个去学校报到。那天,人来人往,都是青春的气息。当然,也不乏陪同着新生来报到的家人,各种面孔,各种笑颜,使得学校成了个温馨的大家庭,似乎没有烦恼似的。刘慧报读的专业是法学,之所以读这个专业,也是因上次的遭遇而下定决心的。她来到法学专业报到处,三四个师兄师姐在忙着帮他们对身份,分发钥匙饭卡等物;也有一些志愿者帮忙提行李,指引路。哈,真好;刘慧望望湛蓝的天,感叹着,她的新生活开始了,她一定会很努力融入这里的。

刘慧报完了道,在师兄姐的指引下就开始往她的宿舍走去。因为人手不够,而且那宿舍不远,也拐不了几个弯,;刘慧就自个走去了。走至半途,听得:“同学,你需要帮忙吗?”她回头,看到一位稍瘦的男生,苍白的脸隐藏在黑框眼镜下,几绺亚麻色头发在额头飘扬,一件白T恤配着条海蓝色的休闲裤。“额,不用了,我快到了。”“呵,不用客气的,你看我闲着也是闲着,帮你提还能算个英雄救美呢。哦,不,应该是怜香惜玉。”“额,你真幽默。好吧,那真不好意思,麻烦你了。”“麻烦什么,我刚才看你是在法学专业报到的,说起来,我们还算是直系呢。恩,我应该做个自我介绍先,我是10级法学专业的佚宇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“呵呵,我是11级法学专业刘慧,师兄,请多多指教。”“呵,会的。”他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丝笑,似乎成了恶魔的化身,可惜,刘慧没看到。刘慧到宿舍了,师兄将行李放下就告辞了。

过了好几个星期,刘慧也熟悉了这里的环境,也跟舍友相处的还不错。只是心里仍有点忐忑,也想家了。刚好逢了个国庆七天假,刘慧兴匆匆地收拾了点东西走出校园,坐上了回家的包车。她找了个靠窗的位置,放置好行李也就坐下来了。这时,她旁边的位置也有人坐下了。她没理会,戴上耳机靠上椅背准备休息。这时那人的手机铃声响了,是她最喜欢的一首,当然也是她的手机铃声。那人接了电话,简短地说了几句就挂了。可是,让刘慧震惊的是那声音,很像开学时帮她拿行李的那个师兄的声音。她抬头看,果然,是他,于是,刘慧兴奋地说了声:“师兄好。”“额?是你啊,刚才没认出来,真不好意思啊。”“呵呵,我刚刚也没认出你,是你的声音……师兄,你也是XX人?之前的同乡会聚餐怎么没见到你的?”“呵,我是受同学之邀去那里玩玩,刚好他是那的人。所以,我就出现在这里了。”恩,师兄笑的真好看;刘慧心想,真的很有缘呢。刘慧对他笑了笑,也就自个闭上眼休息去了。路途并不算遥远,她和师兄也没什么话说的,就这样静静地度过这几个小时……

一眨眼,假期过完了,刘慧也就回校了,纵使不舍,也是无法的。不知是哪天,刘慧登上qq,发现有一个好友请求,备注居然写着“佚宇”。这不是师兄的名字么?可是他怎么知道我的qq?难道是加错人了?心想着,可是还是点了“同意“的按钮。刚同意了,那边发过来一个“窗口震动”并加上句话:“是刘慧师妹么?”“我是佚宇。”额,怎么会这样呢?好奇怪。尽管如此,刘慧还是给了他答复,毕竟是校友,而且还是同一专业,不理人神马的着实不礼貌……就这样,他们慢慢地通过qq互相了解了对方,刘慧发现,其实他们都很相似,兴趣爱好都差不多呢。刘慧欣喜,并在师兄的推荐下成功进了他所在的部门。

刘慧在学校可谓过的如鱼得水啊。只是,她毕竟是个新生,在策划一些活动时难免会出差错,而部长又是个严格的,只要出点错,部员们都会被他骂的哭爹喊娘的,好不悲催。而且,有些女生也嫉妒刘慧跟佚宇那么好,也时不时地出点绊子给她,有时真让刘慧苦不堪言。有一次,部长要求刘慧和其他几个女生共同策划一个新活动,这是展示他们部门实力及特色的活动,也是展示他们成果的黄金舞台,因此不能疏忽大意。可是,那几个女生跟刘慧都是有些矛盾的,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;她们一起讨论并分工,刘慧做好了,可是那几个女生都没做。当部长要求她们交策划案时,都交不出来。部长很生气,那几个女生就说,“啊,都怪刘慧,她自己说一个人弄好的,我们不同意,她还将我们臭骂了一顿呢。我们就以为她真的能自个搞定,而且,无缘无故被骂,谁会再去受那门子气啊。”“不是这样的…不是这样的…”刘慧听到她们这样说,心乱了,眼泪也跟着出来了。“现在我不管你们怎样,今晚一定要拿出策划案,否则,全都可以滚了……”刘慧早已受不住,哭着就跑了。可是她忘了,外面是下着雨的,似乎,连老天爷都在跟她作对呢!

雨下的很大,脸上的泪珠也争先恐后地跑出来。“是不是,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只魔鬼?是不是,你善良她们就会毫无忌惮地踩着你?是不是?”刘慧呜咽着,脸上是对她们的失望。“是的,每个人心中都住有一只魔鬼。你要成为她们吗?你看,她们是如此地丑陋,总会被人厌恶的,而你,你那么善良,而且那么能干……别哭,不值得。”淡淡的语调突兀地跑出来了,只见佚宇手撑着把伞踱步到她跟前,为她挡住了那雨。“佚宇,你说,她们为什么这样对我?我有做错什么嘛?”刘慧抽噎着,似乎被遗弃的小孩。“呵,你没错,只能说你识人不清,没有防人之心罢了。”佚宇依旧淡淡地说到,“回去吧,换身衣服别感冒了。”“恩,谢谢你。”“没事。”佚宇就这样送着刘慧回到宿舍后就离开了。此去无话。

刘慧回到宿舍洗完热水澡就去赶那个策划案了。再也不要和她们玩了,哼!刘慧边赶边愤愤地想到。这时,qq震动了,弹出了佚宇的对话框:“策划案怎样了?有什么问题?”“我已经和那几个女生谈过了,她们会向你道歉的。只是,这个策划案,我和部长商量过了,就你来完成,我来修改好了。”“额,有什么事都来找我,别怕麻烦。”刘慧看着这些,眼泪差点就掉出来了,仰仰头,将它们逼回去。她有好多问题想问他,可是她还有手头的策划案要写,忍忍,晚点再问还是不迟的。不知埋头苦写了几个钟,电话铃声将她唤回了现实世界,是师兄的电话。“下来吃饭吧,那策划案不急。”“额,差不多了,我快写完了。”“恩,那就顺便把电脑拿下来吧。我帮你看看。”“好。”

刘慧匆匆将自己收拾了一番,带好电脑就往楼下跑去。果然,师兄在那等着她。“给我吧。”佚宇将电脑拿过来就迈步朝饭堂走去,刘慧紧跟其后。他们随意找了个位,拿了两份饭。佚宇很快吃完了,就跟刘慧说声要看策划案。打开电脑,策划案就在跟前。他细细地查看,一边修改一边给刘慧说她这份策划案的不足。刘慧只能边吃边打起精神来听,并思考。恩,这顿饭吃的可真艰难。刘慧心想。不多时,刘慧也搞定了她盘中的饭。而策划案也已经修改好了,佚宇就交代她待会发邮件给部长就好了。当他想离去时,刘慧叫住他了。她心里犹如有好几十几百只兔子在捣乱着,低声问道:“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“你想知道?”佚宇微挑起眉毛,眼里含着一丝戏谑。“恩。”她扭着手指,低着头。“好吧,收拾好跟我去个地方。”刘慧忙答应,收拾好了东西就跟上佚宇的脚步,笔记本还是在佚宇的手上待着。

太阳早已落山,月亮蹒跚而起,银芒不算亮却也足够动人。路旁的灯光透着淡淡地温馨,是心的宁静,是魂的安宁。两人的身影在路灯下渐渐拉长,有时重叠有时分开,呵,真奇妙。有没有那么一个人,喜欢跟着影子,喜欢追逐自己的影子,奔向不知名的远方?有没有那么一个人,能透过他人的影子知道自己所在乎的人的心事?有没有那么一个人,总是和影子为伴,享受那不是陪伴的陪伴?

两人渐渐地走至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,他低声说道:“你可知,就是在这里,我丢失了我的心?你可知,那一日,我找到了我心中的那个人?其实如果可以,我真的不想让那个人知道。可是我很自私,想让那个人陪我,让我知道我并不孤单,让我知道我可以很幸福。刘慧,你能接受我吗?”刘慧抬头,眼睛闪着泪花,似乎星辰在她眼里闪动,如此耀人:“佚宇……”她手足无措,想拥抱他却是如此地羞涩。佚宇上前,轻轻地将她纳入自己的怀抱,叹息着:“我们都会好好的。刘慧,让我们在一起吧。”“恩。”她反抱着他,将头埋入他的胸膛,脸红得比红苹果还可爱万分。是了,就是他了,我再也逃不掉了。刘慧心里暗暗地说到。

自从那晚他们互诉衷情后就像无尾熊般几乎处处黏在一起,恩爱地直被戏谑为校园最佳情侣。时光总是那么易逝,佚宇要出去实习了,而刘慧,依旧要在校园里刻苦奋斗。那一天,是佚宇23周岁的生日,刘慧亲自去蛋糕店自制了个小蛋糕,并在一家餐厅订了位子。佚宇依约而来,两人分享蛋糕。佚宇高兴,点了一瓶酒,灌着刘慧喝下去了。刘慧不胜酒力,一会就醉了。朦胧中感觉佚宇抱着她开着车离开了。如果此时的刘慧是清醒的,她就会怀疑那车怎么来的吧,或许就会有点防备心吧。可是 ,她醉了。那一夜,佚宇带她到了他的房子,。那一夜,佚宇占有了她。

太阳,渐渐地升起,晒到那张铺着黑色床单的床上,晒到沉睡中的人儿脸上。刘慧逐渐清醒,宿醉的后果让她头痛得厉害,几乎想再睡过去,可是,当她看到周边的环境以及赤裸的自己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也是这一刻,她清醒了。“怎么可能?他不是这样的人。怎么可能?”刘慧揪着被子,眼泪顺着低垂的脸颊掉到手上,冰凉的感觉让她绝望。此时,佚宇出现在房间里:“刘慧,怪我吧,我错了,我不该一时冲动的,我很爱你,爱的我都疼了。刘慧,你要打要骂随你,别离开我好吗?”佚宇跪在床前,握着她的手,真挚地恳求道。刘慧抬头,看着她挚爱的人,一分一秒,似乎要将他刻在自己的脑海里。“我怎么会怪你呢?你是我的心,怪了,疼的不就是我了吗?我的心是你的,何况是身体呢?”刘慧并不淡然。可是是他啊,她怎么舍得让他难过?佚宇上前抱住了她,似乎她是他的珍宝。

有了第一次,自然就会有第二次,第三次,第四次。他们抵死缠绵,似乎想要将对方刻入自己的血肉里去。不知过了多久,刘慧呕吐了,而且很严重。她去了医院。医生告诉她,她怀孕了,已经有三周了。那报告也在明确地告诉她她怀孕了。可是,她再也找不到佚宇了。在一个星期前,佚宇告诉她他要去别的城市实习工作后,刘慧就失去了佚宇的联系了。电话再也打不通了,qq也是灰色的了。她留言,没有回音。她找以前的部长,部长也联系不到他。而她,却不认识他再多的朋友了……她该怎么办?没人告诉她。她也不敢告诉别人。

三个月了,肚子显怀了,刘慧不敢再去上课了,找了个借口请了假,独自住在之前佚宇的房子里。六个月了,肚子已经很大了。佚宇因为一些事情回到了那间房子里。意外地,看到了她,看到了她的肚子。“呵,你怀孕了啊!”佚宇扯出一丝笑,却无端地让人感到害怕。刘慧看到他,泪水早已迷蒙了双眼,想抱住他诉说她的委屈却停留在原地。此时,房子一片寂静,唯独他们的呼吸声。

佚宇手上拿着东西,扯开嘴角,邪肆的笑容使他成了个魔鬼:“啊,你以前不是很聪明的吗?不是从人贩子手中逃脱了而且还卖了她吗?我还以为你有多聪明呢,结果,女人还是这样的蠢啊!”“不,不,你不是我的佚宇,他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呢?他说他爱我的啊,怎么可能会这样待我呢。不,不,你是魔鬼。我求求你,把我的佚宇还给我好吗?我需要他,孩子也需要他啊!”她的声音突然变得凄惨而尖锐,似乎有什么狠狠地将她的心撕成两半踩在地上蹂躏……“呵,那个佚宇是假的哦,你看出来了么?本来我的计划不是这样的呢,只是看在你那么蠢的份上就大发慈悲地放过你。唉,造物主,为何你要将女人造成如此傻呢,我还真于心不忍呢。”他残忍地说到:“不过,我想还是不要将原计划告诉你好了,否则你一冲动就自杀了可怎么办呢?我可是罪过了呀。呵呵。”说完,他转身离开……

光线渐渐地消失了,被吞没在黑色的世界中,绝望而孤独。

 

 

 


同步自网易博客 (查看原文)

评论

热度(1)